百乐彩

美味儿媳妇

第49章艺术品

    百乐彩网址 www.ncjjxh.com最快更新美味儿媳妇最新章节。

    手机阅读更精彩, M.

    一道黑影闪身进屋,房门碰地一声被关上了。

    苏文芳随即被这道黑影笼盖住了,一个瘦长精壮的身影上顶着一张死灰色的脸,脸上挂着古怪湿寒的笑容。

    啊?是你?还没等苏文芳反应过来高声呼救的时候,她已经伴着那湿冷阴寒的压迫感和耳边隐约传来的滋滋的杂音。

    只觉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当她悠悠醒转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用麻绳牢牢捆住,扔在自己卧室里那张舒适温暖的大床上。

    柔和暧昧的床头小灯照不亮房间,只能依稀看到一个瘦长的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床沿上,冷冷的盯着自己。

    那如毒蛇般阴冷湿寒的眼神一寸一寸的扫过她妖娆的身躯。

    虽然床还是和往日一样温暖舒适,可是她却压不住脊骨传来的冰寒刺骨的感觉,只能徒劳的扭动身体,希冀借此减轻心中的恐惧。

    亲爱的,不要乱动,这样好方便摆造型。男人如夜枭凄唳般阴沉地笑着。

    他俯下身来,脑袋凑近苏文芳的娇躯1寸左右,从粉嫩的脚尖慢慢的往上挪动,时不时的伸出舌头,在苏文芳关节处轻舔几下。

    多么脆弱而又美丽的构造啊,我怎么舍得轻易打碎呢?苏文芳的胴体立时僵直起来,不敢再随意扭动,只是皮肤上的小疙瘩和止不住的颤抖出卖了她内心的厌恶和恐惧。

    放松点,亲爱的。男子皱了皱眉头,像抚摸一只害怕的小猫的背一样,伸出手轻柔的抚摸着苏文芳的玉背,别紧张,身体太僵了,可就不像艺术品了,要知道我可是个有追求的艺术家,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破坏艺术了。

    虽然男子只是轻轻地抚摸在苏文芳的玉背上,但是潮湿的手不能给她带来一点安慰,反而让她的反应愈加剧烈,颤动愈加明显,脚弓甚至下意识的蜷曲起来。

    男子粗暴的捏住苏文芳的丰胸,用力的搓捏了数把,随后,顺手把苏文芳摆了个睡美人的造型。

    亲爱的,放松点,乖乖做个睡美人吧!男子直起身来,低头看了看苏文芳。

    苏文芳侧卧在床上,手足都被紧紧的缚着,青花瓷色的旗袍有些凌乱,襟口隐约露出雪白的深沟,象牙般修长动人的玉腿也从旗袍的开衩出探了出来。

    虽然嘴巴被胶纸封住,但微红的眼睛和脸颊上因为恐惧而漾起的晕红让人不由地产生一种把这股娇羞彻底碾碎的暴虐之气。

    男子笑着撕扯掉苏文芳的旗袍,雪腻嫩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

    在昏暗的灯光下,默默的散发着诱惑。

    他掏出一根没有用过的麻绳,用帮困螃蟹的手法紧紧的缚住苏文芳。

    苏文芳娇嫩的肌肤承受不住生麻绳麻痒刺痛的刺激,禁不住的扭动起来,可是愈挣扎,绳子缚得越紧。

    在更激烈的刺激之下,苏文芳的动作也愈加激烈。

    虽然如同饮鸩止渴,苏文芳还是不由自主的抽搐着挣扎,那对高耸着的胸部愈加挺立,顶峰那两粒鲜红可口的小豆豆也愈加娇艳。

    那可怜兮兮的俏脸上,两道泪痕无言的倾诉着主人受到的痛苦和折磨。

    男子恼怒的握住苏文芳的玉臂,低吼道:亲爱的,为什么不乖呢?为什么要挣扎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亵渎艺术?我一定要惩罚你!

    接着便嘎的一声,一刀把苏文芳的肩膀卸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苏文芳忍不住抻直了玉颈,痛苦的闷哼被结结实实的挡在肚里,只有喉间不断发出高亢的嘶鸣。

    稍一扭动,撕心裂肺的痛苦让她不再敢动弹,麻绳的麻痒和肩膀的锐痛不断侵袭着她的思维。

    在痛苦的折磨下,苏文芳恍惚中感觉下身一阵温热,春水汩汩地从那一汪酥软的泉眼中流出。

    男子见此勃然大怒,仿如暴怒的凶兽般,一手粗暴掐住女人的脖子,一手伸进女人身体最娇嫩的地方狠狠的抠弄。

    女人!你这样的女人!果然是天生淫荡的!为什么你们总是这样淫荡。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为什么?

    男子凑近苏文芳,恶狠狠盯着她,瞳孔中的神光暴戾疯狂却没有焦点,掐住女人脖子的手力度下意识地不断增大。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为什么你们这样的女人不管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时间总是不顾一切的发情?为什么发起情来便忘了现实的婊子?男子双手死死的掐住苏文芳的脖子,敷在苏文芳的躯体上,不断地耸动起来。你这淫荡的女人,通通都是假的,什么真心实意都是假的,只有这天鹅颈般的脖子,只有艺术品般的躯体是真的,是真的,可是,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拥有这些艺术品呢……

    渐渐地,男子的节奏舒缓来下来,双手摩梭着女人的玉颈,嘴巴撕咬着苏文芳高耸处的小豆豆,却没发现她已经渐渐的没有了呼吸。

    良久,男子迷醉的呢喃。

    就是这样渐渐冷却的温度,悄悄消散的香味,这躯体是多么的迷人的艺术品,只属于我的艺术品。男子双手捧着苏文芳那张写满惊恐与痛苦的俏脸,脸颊慢慢地磨蹭着,呢喃着,这是属于我的艺术品,我要把她带走啊。为什么艺术品总是这么容易凋谢呢?

    男子就这样捧着脸,抽插着把苏文芳拖进了浴室。

    男子摸出一张刀片,小心翼翼地剥离苏文芳脸部的皮肤。

    慢慢的一刀一刀割裂着,陶醉地一口一口舔着那切口。

    那眼神是如斯的坚定,那双手是如斯灵巧,那动作是如斯轻柔,仿若那就是他最珍爱的瑰宝。

    当整张皮完全从脸上揭下来的时候,男子身体打了个寒颤,一股热流浇灌进了苏文芳冰凉的泉眼中。

    他单手托着皮,一边用脸摩梭着,一边清洗着苏文芳胴体。

    他深情地呢喃:真想把她们跟你一起带走啊,可惜没时间了,你永远是属于我的,真是完美的艺术品呐。

    男子把苏文芳侧放在床上,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脸,仿佛苏文芳只是安详甜美的在床上小憩。

    粉红色薄薄的丝被勾勒着苏文芳妖娆的曲线,暧昧的灯光打在苏文芳仿如不小心露在被子外的胴体上,是那样的艳丽。

    在她的背上隐约能看见几个血字:你知道的,我在等你的!

    真美啊,真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男子磨蹭着苏文芳滑嫩的脸皮,低声叨咕着,然后跳出窗外,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最快小说阅读

    百乐彩网址 www.ncjjxh.com最快更新美味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