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乐彩

乱清

第二五三章 神助攻

    百乐彩网址 www.ncjjxh.com最快更新乱清最新章节。

    “莫雷尔将军虽然雄辩滔滔,但并不能叫阿尔诺将军在紧急会议上便下定‘不受海军失败的干扰,坚持执行既定的计划’的决心,而是留是撤,又必须尽早决定,不可以拖延——谁也不晓得,驻泊上海的中国主力舰队,何时休整完毕,起锚南下?若必要南撤,却拖到了中国主力舰队起航之后才做决定,则很有可能已赶不及了——我们现在是在宣光,不是在升龙啊!”

    “就在一片焦灼踌躇之中,宣光的越南人送来了神助攻——那位一弃山西、二弃左育的郑功和将军,作为‘北圻经略使’黄佐炎大人的全权代表,来到我军驻地,求见阿尔诺将军,要求进行‘和平谈判’。”

    “所谓‘和平谈判’,不过一个委婉的说法,其实是就向我军投降的条件讨价还价。”

    “我们十分意外。”

    “我军一直没有攻城,越军更不会主动出击,彼此一枪未发;另一方面,太原的中国人已派出了援军,距宣光也不算远了——这种时候,你们要投降?”

    “是不是越南人还不晓得中国人已派出了援军呢?毕竟,我军从东、南两个方向对宣光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态势,隔断了宣光和太原的交通。”

    “不是。中国人已派出了援兵这件事儿,越南人一早就知道了;而且,还知道中国人目下正驻扎在山阳一带。”

    “这——可就有点儿古怪了。”

    “不过,郑将军细述之后,我们觉得,越南人投降的决定,其实是合情合理的。”

    “收到我军进军宣光的消息之后,那位黄佐炎大人便已度日如年了;我军抵达宣光之后,看到我军舰只满蔽河面,军容之盛,出乎意料,黄大人更是失色,甚至一度起了弃城而去的念头。”

    “可是,一来,不晓得弃城之后往哪里去?东去的道路已被我军隔断;北去则不免进入吴鲲的地盘;西去——西边儿是崇山峻岭啊!二来,部下亦苦劝——‘天朝大军已经在路上了,咱们总要先看看形势,再定进止?’黄大人这才勉强定住心神。”

    “然而,接下来的‘形势’,很不乐观。”

    “中国人虽然派出了援兵,但其中的‘轩军’不过两千五百人——这点儿兵力,够做什么用的?”

    “照越南人的想法,人同此心,‘天朝大军’也必是有自知之明的——你看,‘天朝大军’走到山阳之后,便停了下来,按兵不动了嘛!”

    “击溃黄大人的最后心理防线的,是我军陆路部队的到来。”

    “越南人并不了解我军的‘水陆分兵’,在他们眼中,陆路部队是我军的‘援军’——我军走水路先期抵达的部队的数量已足够多了——多到黄大人几乎想弃城的程度啦!而过了些天,又有几乎同样数量的‘援军’到来,这个仗,可咋打呀?”

    “除了兵力的对比叫越南人绝望之外,我‘援军’的抵达,还给了越南人一种‘富夷源源不绝、必欲灭此朝食’的感觉,在气势上,或者说,在心理和精神上,越南人被彻底压倒了。”

    “嘿嘿,陆路部队走得慢,居然还有介样一好处?没想到啊!”

    “形势严酷至此,而‘天朝大军’十有八九指望不上,于是,在郑将军的劝说下,黄大人决定同‘富夷’进行‘和平谈判’。”

    “事实上,郑将军说的确实有道理啊:目下进行‘和平谈判’,咱们还能够取得较好的条件;等到‘富夷’打败了来援的‘天朝大军’,就没有什么‘和平谈判’可言了——到时候,咱们就只能‘无条件投降’了!”

    “既然如此,就谈一谈吧!”

    “越南人的要求是:我军不对宣光进行直接占领,保留宣光的行政机构,黄大人亦保留‘北圻经略使’的衔头;同时,宣光当局在军事、经济乃至行政上接受‘远东第一军’的‘全面指导’——一句话,以宣光政权为占领军之傀儡。”

    “这个要求,我们是可以接受的。”

    “我们在北圻的根基,远较南圻为弱,原定的计划,本就是占领北圻之后,暂不像在南圻那样进行直接统治,而是要有一个过渡期——暂时‘以越制越’,依靠效忠法兰西帝国的越南人为代理人对占领区进行管理,待局势稳定之后,再全面建立直属于交趾支那总督府的行政机构。”

    “不然的话,之前在山西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同意郑功和的由他来‘出任整个北圻地区的行政长官’的要求。”

    “当然,郑功和的‘整个北圻地区的行政长官’,同黄佐炎的‘北圻经略使’,似乎是有矛盾的,不过,这不干俺们法国人的事情——‘整个北圻地区的行政长官’也好,‘北圻经略使’也罢,都是你们自个儿提出来的,有矛盾,也是你们自个儿的事儿呀!”

    “事实上,北圻地区同时存在两到三个傀儡政权——还有一个吴鲲,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儿——分而治之嘛!”

    “越南人并未只提要求——郑功和表示,他们尽有可为‘远东第一军’效劳之处的——主要有两点。”

    “第一,越南盛产大米,沿升龙—山西—宣光一线建立起有效统治之后,可为法兰西帝国军队提供军充足的军粮。”

    “哦!这倒是!而且,这同‘因粮于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失去制海权之后,如何解决补给的问题,之前的紧急会议上,我们想到的仅仅是‘因粮于敌’,但‘因粮于敌’止于缴获和抢掠,当然远不如建立起有效统治之后‘征粮’来的可靠。”

    “第二,郑将军说,即便我军失去了制海权,他们也有能力保证,我军的海上补给线,并不会被完全切断。”

    “啊?”

    “首先——您已经知道了……呃,我军……‘失去了制海权’?”

    “这个……是滴!嘿嘿!”

    “呃……好吧,考虑到中国人、越南人本是一伙儿的,而上海和香港是通电报的,‘云雀号’又是到了沱灢后再掉头北上的,宣光的越南人与我们同时、甚至比我们早一点儿知晓‘马祖事件’的消息,也不算太稀奇……”

    “其次——你们‘有能力保证我军海上补给线不被完全切断’?”

    “是滴!”

    “这可奇了!如何保证啊?”

    “郑将军一笑:两个字就说明白了——走私!”

    *

    百乐彩网址 www.ncjjxh.com最快更新乱清最新章节。